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山东社区

搜索
山东社区 社区主页 时事新闻 查看内容

浙江文成县巨额财政建设资金被侵吞

2016-10-24 11:52| 发布者: 天下霸者| 查看: 18| 评论: 0

摘要: 无视财政法规、默认私刻公章,浙江省文成县花园新区保障住房(二期)约350多万财政建设资金被人侵占得手。事实上,从2011年到2015年4月文成县该保障房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将共计659﹒58万元的财政资金汇入一个名叫王诚 ...

无视财政法规、默认私刻公章,浙江省文成县花园新区保障住房(二期)约350多万财政建设资金被人侵占得手。事实上,从2011年到20154月文成县该保障房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将共计65958万元的财政资金汇入一个名叫王诚友的个人账户,在工程竣工验收两年后仍有350多万财政资金难以追回。其结果是,该政府保障房项目还拖欠大量工程款,施工单位纷纷提起诉讼或上访。项目负责人张永淼说,还有一些民工钱也没钱付

  据本网记者调查了解到,201012月,浙江银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中标文成县花园新区保障性住房A区二期标段工程,总投资额约4200多万元。一个叫李建荣的人被银河建筑公司指定为文成办事处负责人。2011118日,李建荣经得银河公司同意以《委托书》形式将该工程转包给张永淼总负责,其中明确规定即日起至工程竣工验收后和经济往来帐结清为止20115月工程正式开工,2015913日通过竣工验收。

反客为主项目经理篡位夺权

  根据银河公司与李建荣签订的补充条款,王诚友被指派为项目经理,规定其每月工资8000元及吃住和每月两次探家车旅费由张永淼发放。而据银河公司原副总经理李建强介绍:我们派王诚友去担任项目经理,是叫他协助管理工程质量和进度的,没让他管财务。

  20115月工程开工到20129月,花园保障房A区二期工程都由张永淼实际负责,工程资金支付基本正常。

  王诚友如何摇身一变,获得实际负责人地位的呢?据项目内部知情人士说,王诚友的业务水平不怎么样,图纸都看不懂,但他有个优点,就是在工地上不务正业,利用银行公司外派经理、又能代表张永淼的特殊身份,整体找人吃喝送礼拉关系。与新区保障房指挥部一干人拉近了私人关系,同时又拉拢张永淼的两位合伙人黄爱光、陈福尧。为此王诚友将100万建设资金汇入黄爱光、陈福尧的个人账户。

  就这样,王诚友就从20129月到20138月掌控了财务大权。就在这期间,王诚友利用与文成县花园新区保障房指挥部某些人的私人关系,分两次直接将179万元的财政建设资金打入自己的户头(云和县建设银行,账号为4367421493087373608,户名王诚友)。

偷梁换柱假公章派上大用场

  20138月以后,在王诚友折腾一年、工程搞不下去了,不得已才将工程管理大权交还给张永淼。张永淼向亲朋好友借了200多万元投入工程建设,直至工程竣工验收。

  更为离奇的是,交权之后的201526日,王诚友还私刻浙江银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公章一枚,并伪造该公司《汇款通知单》要求保障房指挥部将17311万元工程款汇入其个人账户。在保障房指挥部有关人员帮助对伪造的《汇款通知证明》重新进行装饰后,王诚友轻易拿到了这笔钱。

  更令人惊叹是,王诚友利用公款能够入私账的便利条件,反过来将陆续得到的35211资金中的114万元借给张永淼用于支付工程款并收取高额利息。张永淼为此支付了5371万元的利息。而从表面上看,是王诚友用公款支付了工程款,可谓天衣无缝。              

  瞒天过海:谁想不肯算账?

  工程竣工验收之后,王诚友拒不向张永淼与银河公司交接财务账目。但王诚友推说是张永淼不肯与他结账。直到201675日,张永淼与王诚友才到公司总部依据银河公司财务人员提供的2011——2015年的收支凭证核对账目。查明:保障房指挥部、银河公司前后共计有65958万元建设资金汇入王诚友个人账户,汇款科目为材料款、工人工资、开发票税款,个人借款等。但王诚友只提供了300多万元的有效支付凭证,其余350多万元至今不肯提供有效支付凭证。王诚友只承认有55万元左右在他手里保管

  据工程负责人张永淼介绍,经他审核正常支付的建设资金为2540万元。其余约155997万元均由王诚友等人经手,项目财务结算所需凭证至今拖延不肯移交,其中就包括汇入王诚友私人账户的350多万元。张永淼说,我有那么多钱投在工地,我不肯算账,我傻啊?

  公然骗省长:谁在装睡听不见?

  那么,文成县这笔巨额财政资金到底去了哪里?有谁来问责吗?

  几年来,工程负责人也是实际投资人的张永淼为追查被侵占的工程款,在文成大峃城市新区管委会、银河公司、文成县公安来回奔走反映但均无效果。对汇给王诚友个人账户的179万元,新区管委会的解释是为了支付民工工资,另17311万元因王诚友持有浙江银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公章(即假公章),故保障房指挥部才将汇款汇入王诚友个人账户。但新区管委会、王诚友均未能解释为什么300多万元财政建设资金没有支付凭证的原因,也即该资金仍然不知去向。

  文成县花园新区保障性住房A区二期标段工程巨额建设资金被侵占已铁证如山。无奈之下,张永淼通过互联网给浙江省长信箱留意,要求政府部门彻查此案。

  但文成县保障房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向社会众多网站发布了一份题为《关于浙江省文成县花园保障房项目巨额资金被侵占网民留言答复意见书》,声称张永淼反映的问题与事实不符,保障房有限公司打款给王诚友是权宜之计,是为了平息农民工集体上访和避免一些意外事故发生,是在配合张永淼做好农民工工资的发放工作,是在特殊情况下采取的应激措施,不仅平息了农民工集体上访,还维护了社会稳定,保障了农民工权益;再者,201529日,保障房公司向银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328822542元时,因银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保障房公司原约定的汇款账户暂不可用,故将该笔工程宽中的17311万元支付给王诚友账户。

  听来言之凿凿。但张永淼说:如果王诚友不侵占300多万,反过来又利用该款项放高利贷给项目,我们完全有能力及时足额支付民工工资和材料等款项,几个施工队也不会告公司。

  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及财政部《关于引发(基本建设财务管理规定)的通知》(财建[2002]394号)要求,浙江文成县保障房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明显违背了国家专款专用,一项专户的建设基金管理规章制度。俗话说:苍蝇不叮无逢的蛋。从文成事件来看,要管好用好财政资金,讲规矩守制度是不二法门。

  东窗事发后,面对王诚友私刻公章、伪造证明文件套取财政资金的行为不予追究,并极力为王诚友辩解开脱,新区管委的态度着实耐人寻味。本网将对此事件作进一步追综调查。

 


鲜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