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山东社区

搜索
山东社区 社区主页 时事新闻 查看内容

常熟支塘镇:多户居民因拆迁致贫 街景改造是福还是祸

2016-10-24 17:27| 发布者: 天下霸者| 查看: 5| 评论: 0

摘要: 2016年8月,多家媒体联合发布了一篇名为“常熟支塘:镇政府单方撕毁协议 街景改造成烂尾”的报道,将镇政府单方面终止协议的不诚信行为曝光。该报道指出,常熟支塘镇镇政府八年前与几户居民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拖 ...

20168月,多家媒体联合发布了一篇名为常熟支塘:镇政府单方撕毁协议 街景改造成烂尾的报道,将镇政府单方面终止协议的不诚信行为曝光。该报道指出,常熟支塘镇镇政府八年前与几户居民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拖延至今未履约。在这八年期间,支塘镇镇政府作为甲方与房屋被拆迁者先后签订了两份补充协议,约定补偿被拆迁者的租金和搬迁过度安置等费用。在20159月又到预定支付过度安置费用日期时,镇政府突然单方面终止协议,表示由于规划调整,致使原协议中的提供在原地块新开发商业门面二间,并以优惠价供应无法兑现,补偿办法是将两处位置与周边配套与原拆迁地相差甚远的偏远门面强行给予被拆者,镇政府的单方违约的不诚信行为遭遇到被拆迁者的联合抵制。

  实际情况是,常熟市支塘镇镇政府的违约行为也让上述几户房屋被拆迁者的生活质量严重下降,高额的维权成本与失去房屋由此丧失基本生活来源的现实窘境让他们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外债累累,有的甚至因拆迁致贫致困。他们大多举家无处安置,四处漂泊,依靠投奔儿女和做小生意勉强糊口,其中几位古稀老人甚至担心到闭上眼都回不了家。

  据了解,上述几位被拆迁者都是特殊家庭,其中一名名为金惠东的家庭系失独家庭。2008年常熟市支塘镇街景改造动迁期间正值金惠东儿子工伤事故去世后五个月,全家沉浸于悲痛中,一名才5岁的孙子(现就读初中二年级)被迫跟随金惠东。祖孙三人在拆迁前依靠一间很小的门面房出租的租金才勉强维持孙子教育费和生活费等支出,而此门面房已被拆。

  金惠东表示,支塘镇镇政府对街景改造建设的拖延给其家庭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他们此前稳定的生活基础被政府野蛮剥夺,这让他们对政府的公信力产生极大怀疑。

  我去年退休以后收入明显减少,这对我的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目前孙子身高一米七多,但体重却不足50公斤,面黄肌瘦,医生说是营养严重不良所致。孙子的懂事也让我更加心酸,他从来不肯吃同学任何零食,因为他知道吃了人家的是要回请的,他知道我们的家庭情况,经济的窘迫让我们无法承担回请。听到孙子如此解释,我的心在滴血,谁能不掉泪,谁能不心痛,谁的心不为之颤抖。金惠东含泪表示。

  万般无奈之下,金惠东于201693日给拆迁办相关人员写信要求借款两万元用于孙子一年学习所需,(镇政府此前已经两年应发而未发补偿款了,这笔钱可以在纠纷解决时予以扣除)。谁知此信一发出却如石沉大海一般,至今毫无回应。

  现年64岁的老人虞文伟也有着类似的心酸经历。

  虞文伟表示,自从2008年支塘镇长桥路街景改造拆除了其产权住房后,原来平和安定的生活被彻底打破,他和年老多病的老伴被迫以临时居住的方式解决自己的住房问题,从产权房屋被拆至今,虞文伟老人一直寄居在上海的儿子家中睡客厅。

  由于自己和老伴都身患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多个疾病,老夫妻两需要常年就医,用微薄的退休金苦苦支撑着每月高达数千元的高额自理医药费,生活窘困不已。

  产权房屋被拆迁这八年以来,虞文伟老人在对新房的日思夜盼中艰难挣扎了3000多个日日夜夜。让老人想不通的是,他自己虽然仍持有支塘镇非农业户籍,在支塘却无立足之地。

  支塘镇政府单方面撕毁协议且至今不顾被拆迁者生活现状的做法让虞文伟老人的回家愿望一次次落空政府是在一步步逼着我流落街头!!”他表示。

  由于年老多病,虞文伟的老伴于200865日至621日期间患脑梗住院抢救,至今生活无法自理。巨大的经济压力让虞文伟老人喘不过气。平时不得不为买肉包还是菜包而掂量,因为菜包便宜三毛钱啊。唯有看病我会毫不犹豫,虽然生命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但是老伴需要我活着给予她照顾,风雨数十载共同生活奋斗的经历让我理解夫妻间相互扶持到老的责任,这种生不能、死不得的感觉常人是无法体会和理解的。他表示。

  即便这样,虞文伟老人还是期盼着能尽快过上有尊严的晚年生活。

  跟政府签订的拆迁协议是可以单方面随心所欲的终止和修改的吗?目前我无家可归的状况到底是谁之过?我响应地方政府作出的拆迁决定而作出的牺牲、让步和贡献难道是个错误?镇区街景改造到底是造福百姓还是祸害百姓?我希望政府信守承诺,能尽快还我一个早就该还我的家,让我尽快回到街景改造之前那个平和稳定安逸的生活状态,早日结束流离失所的生活,一个六十岁老人居住和生存的权益不容任何人任意践踏。虞文伟表示。

  常熟街景改造被拆迁者中盛志强的遭遇也惹人同情,目前家中有五口人的盛志强在保安公司上班,薪金微薄,上有年迈父母,下有一位尚在外地就读大学的孩子。

  盛志强表示,家中动迁之前的老房子是沿街门面房,一间用于妻子开店,一间用于出租,生活富足有余。自2008年响应支塘镇政府沿街店面街景改造工程搬迁后,妻子只能到外面街边租房子,用于开店和居住,每年需缴纳数万元的房租,开店收入在扣除租金后所剩无几,经济相当紧张。在刚开始几年,支塘镇镇政府按照协议,每年可以拿一万多元房租作为补偿,此款项用于贴补日常能勉强度日。2015年,支塘镇镇政府每年给付的租金补偿突然停止发放,盛志强顿感无法度日,他老父母年岁已高且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重病,常年吃药和住院治疗的费用由他一人负担,此外还要负担在外读大学的儿子的高昂学杂费。同时,其母亲还因中风而抢救治疗,一度曾命悬一线。无奈之下,他只能在亲戚朋友处四处借钱度日。

  八年的维权经历也让盛志强的家庭变得风雨飘摇,由于拆迁协议至今未兑现再加上多年维权需要支付巨大的经济开支,盛志强的妻子已明确表达了离婚的意愿并付诸行动。面对妻子、儿子和父母,盛志强满是愧疚,寄希望于政府尽早悔悟,给老百姓一条活路!!!

  让多户产权房被拆迁者想不通的是,对于征收房屋,中共中央国务院都有着明确的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发明电[2010]15号要求,进一步建立健全有关政策规定,认真做好农村集体土地征收和房屋拆迁工作,确保被征地拆迁农民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

  拆迁补偿是指拆迁人对被拆除房屋的所有人,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给予的补偿。拆迁补偿的方式,可以实行货币补偿,也可以实行房屋产权调换,还可以选择货币补偿和产权置换相结合的补偿方式。希望有关部门根据我国房屋拆迁补偿法律制度中存在的不足以及执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行对其逐步完善。

 


鲜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