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山东社区

搜索
山东社区 社区主页 时事新闻 查看内容

北京连续发生大货车肇事案 同一路口5分钟4车闯红灯

2016-10-25 16:55| 发布者: 天下霸者| 查看: 99| 评论: 0

摘要: 10月22日,晚8点,两辆河北号牌的拉土车在三环内劲松中街道路上行驶。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10月17日发生在通州103国道的大货车侧翻、的哥遭遇“活埋”致死事故引发公众关注。本月,北京市内至少发生4起大货车肇事致 ...

北京连续发生大货车肇事案 同一路口5分钟4车闯红灯

10月22日,晚8点,两辆河北号牌的拉土车在三环内劲松中街道路上行驶。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10月17日发生在通州103国道的大货车侧翻、的哥遭遇“活埋”致死事故引发公众关注。本月,北京市内至少发生4起大货车肇事致人死亡事故。

根据相关规定,每天6时至23时,五环路(不含)以内道路禁止载货汽车通行,五环路主路禁止核定载质量8吨(含)以上载货汽车通行。新京报多路记者探访发现,超限超载、闯红灯、违反禁限行规定,许多大货车仍然处于“失控”状态。

晚8时30分 劲松中街

大货“生死时速”污泥掩盖车牌

上个月21日起,北京交管部门联合市交通委、工商局等部门,开展了对货车违法行为的专项整治,整治内容包括货车超限超载、闯红灯、违反禁限行规定行驶。

但住在东五环附近的樊先生认为整治效果并不理想。“速度那叫一个快,眨眼就只看到一路扬起的灰尘”,樊先生说,每天晚上8点左右,他从二环开车回家,路上水泥罐车、渣土车……什么样的大货车都能看到。

10月22日,新京报记者跟随樊先生,行驶在东二环直通五环的几条道路上。

晚8点30分,劲松中街车流涌动。一辆高速行驶的大货车左冲右突,晃过几辆私家车,险象环生。这辆大货车号牌被污泥遮挡,只能依稀辨认出是河北牌照,车斗内装着渣土,没有盖板,朝着出城方向驶去。

10点左右,几辆空置的大货车行驶在广渠路的一条左转道上,当绿灯亮起,两辆货车迅速超车,大弯绕过前方正欲转弯轿车,并行至直行道上,扬长而去。

在东五环路记者看到,一辆辆没有盖板,敞着车斗的大货车,在车流中疾驶。这些大货车“钻”进五环,再以超载的状态离开,车上满载渣土和各种建筑废料。东五环豆各庄一处路口,5分钟内11辆大货车在此通行,其中4辆闯红灯。

“很多车车牌的污泥都是故意不洗的,就是怕违章、闯灯被拍到”,樊先生说道,一般遇到这些大货车,大家都尽量躲着点,“就怕出个什么事”。

晚9时许 大鲁店北路

大货违规进五环超载弥补“损失”

大鲁店北路位于五环与城区交界处,其中一个三岔路口,分别连通五环内外,王先生一家就住在附近。“这条路现在已经破损,大货车从早到晚,24小时都有路过的,每次走到街边只能捂住口鼻,扬起的灰尘太大,到晚上更难熬,大货车一过,轰隆隆的跟地震似的”,王先生说。

根据规定,每天早6时至晚11时,五环路(不含)以内道路禁止载货汽车通行,五环路主路禁止核定载质量8吨(含)以上载货汽车通行。10月22日晚9点10分,在大鲁店北路岔路口,记者统计发现,30分钟的时间里,近50辆大型货车行驶至五环内,近40辆大货车反方向驶出五环。

这些大型车,除去厢式货车和水泥罐车,基本以栏板式货车和平板式货车为主,货车堆满货物,顶部有车盖围挡,但货物多堆至车盖上方。“冒出尖来的,肯定都是超载的。”王先生说道。

路口旁边,是一家24小时加油站,很多的大货车在此停留。驾驶一辆核载15.9吨的解放牌卡车的刘志强(化名),停稳下车后从超市里拎回两瓶水,这辆车已经跟了他快五年。

车斗满满当当的装着一只集装箱,而在车顶,不少货物用尼龙绳捆扎。他要开着这辆“顶部突出”的货车,从通州赶到双井。刘志强说,车里拉的都是汽车配件,占地方但不重,而运费是按照重量计算,所以他只能加装超载来弥补损失,“得吃饭嘛,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晚11时30分 桥湾

渣土车司机找活偷偷“钻”进城

10月22日晚11点半,东城区桥湾的一处工地,渣土车司机孙强正在等“活儿”。

孙强来自河北三河,在北京开了一年运载工地渣土的大货车。与黑夜为伴的孙强,每天工作时间一般是下午5点到凌晨5点,出车至少十个小时以上。装满一车渣土,工地一般会支付450元。随后,孙强需要开着车,去找地方卸土,而这并非免费。

孙强说,渣土弃置场的收费标准,与地理位置直接相关。“通常来说,越往城外走,收费越低”,他介绍,四环内的弃置场,一车土收费最高达到250元,而到了六环外,费用甚至可以降到50元。

孙强表示,渣土车司机的收入,来自于扣除弃置场收费后,工地所给的渣土清理费,夜幕下的渣土车司机,都是偷偷“钻”进五环直到二环。孙强说,他们的车没有通行证,按规定不能进入五环内。“能进来先进来,遇见交警再认罚。”

最难的部分,在于找“活儿”。京城五环内遍布工地,也有太多像孙强一样的渣土车司机。一旦听说哪家工地要“出”渣土,这些大货车就会蜂拥而至。这些消息往往不辨真假,实际上,孙强他们也没有太多时间来辨别,这趟是否值得去。

开渣土车能给孙强带来每月8000元的收入,但他看到的事故也很多,“前两天我们有人开车在朝阳北路上,前面一个车突然左拐弯,把他逼得撞上路边一溜小车,还好车上都没人,不然准出大事。”

“能干点别的,就不要干这个了。”孙强点起一支烟,盘算着,去哪里找下一车渣土。

■ 10月份大货之“祸”

出口进高速 引发多车连撞

10月12日14时25分,京哈高速公路出京方向,一金杯车由西向东行驶至王四营出口驶出高速公路时,遇一货车从出口进入高速公路,金杯车打方向躲避货车,导致多车相撞并翻车,肇事货车逃逸。事故造成金杯车司机死亡,另有一人受伤,两辆车及道路设施损坏。

闯灯并道 侧翻“活埋”的哥

10月17日22时许,103国道通州区姚辛庄车站附近,一辆满载石块的货车途经路口时试图闯红灯,随后猛打方向右转并道,车辆发生侧翻,车载碎石瞬间倾泻,致使路口一辆正在等红灯的出租车被埋,出租车司机被救出时已无生命体征。

撞上自行车 年轻母亲身亡

10月20日8点30分,103国道通州区上店路段,一名骑自行车的年轻女子被大货车撞倒,当场死亡。该女士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孩子刚上一年级。事发地贾各庄路口离几天前出车祸的姚辛庄路口约5里的路程,事故发生后,大货车司机主动报警。

老妇人行横道被撞 头部遭碾轧

10月21日7时许,在海淀区龙岗路和永泰中路十字路口,一老太在人行横道被撞,头部遭到大型车辆碾轧后当场身亡。

据附近居民介绍,尽管这个路口有监控摄像头,但平日十分混乱,“车辆闯灯的情况比较多”。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该起事故。

新京报记者 左燕燕 王煜

(新京报)


鲜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