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即墨女孩弃上大学打工救父:父亲活着更重要

[复制链接]

7789

主题

7789

帖子

2万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23373
发表于 2016-10-20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即墨女孩弃上大学打工救父:父亲活着更重要

即墨女孩弃上大学打工救父:父亲活着更重要

即墨女孩弃上大学打工救父:父亲活着更重要

即墨女孩弃上大学打工救父:父亲活着更重要


“我宁愿不上大学也不要失去爸爸。”18日,今年20岁的即墨女孩逄环环说。两年前,在高考前夕,逄环环的父亲突患重疾,本不富裕的家庭欠下累累外债。逄环环为了挣钱给父亲治病,毅然决定放弃上大学机会,外出打工。两年来,她省吃俭用几乎一个人撑起家庭重担。如今,父亲还要定期去医院检查,家里虽欠下20多万外债,但她从未放弃。

即墨女孩弃上大学打工救父:父亲活着更重要

即墨女孩弃上大学打工救父:父亲活着更重要


  外出干活突发疾病反复高烧

青春爽朗的笑容、乐观坚强的表情……18日,在即墨蓝村镇代家庄村的家里,这是今年刚满20岁的逄环环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如果不是因为两年前父亲的一场疾病,现在她已经是一名大三学生,然而如今她已经参加工作两年多了,这其中的一切变故都得从两年前说起。
逄环环出生在即墨蓝村镇代家庄村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父母平时在家里给附近工厂加工鞋帮每月能有1000多元的收入,家里还耕种着一亩多农田,为了增加收入父亲偶尔也外出干点泥瓦匠活,全家一年收入不到两万元。2006年,逄环环的弟弟出生,给这个普通的家庭又带来新的幸福和喜悦,一家人日子虽然简朴却很幸福。
可是,平静的生活随着父亲的一场疾病被打破了。2014年6月,逄环环正读高三,马上就要参加高考。而父亲逄振波在外干泥瓦匠活时感觉身上发烧浑身无力,晚上回到家后请来村里的乡村医生打点滴,虽然打上点滴后高烧退去,但是到了第二天白天干活时高烧又发作。就这样,逄振波白天干活晚上回家打点滴,一直持续了半个月之久,但是高烧还是反复发作,后来腿部痛疼难忍就连站立也非常困难。
看到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一家人来到即墨当地医院就诊,因为病情严重,医生建议转院。随后,逄振波来到青岛一家医院就诊,始终没有确诊。住院期间,逄振波每天忍受病痛的折磨,还要进行抽血、穿刺、磁共振等检查。住院期间,逄振波的双脚几乎失去了活动能力,而且疼痛难忍,高烧虽然得到缓解但没有根除。

即墨女孩弃上大学打工救父:父亲活着更重要

即墨女孩弃上大学打工救父:父亲活着更重要


  没钱交学费,父亲一直愧对女儿

然而,就在父亲住院期间,逄环环收到了聊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收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我真的非常高兴,就想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正在住院的爸爸。”18日,逄环环拿着至今保留着的那张大学录取通知书,泪水顺着脸颊又一次流了下来。本来,拿到录取通知书时,逄环环还和其他同学一起憧憬着美好的大学生活,规划着4年的大学生涯如何度过,梦想着毕业之后能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
然而,逄振波在青岛住院期间花费6万多元的治疗费,其中多半是向亲戚朋友借的,家里拿不出一分钱给逄环环交8000多元学杂费。眼瞅着离开学越来越近,学费依然没有得到解决。“我宁愿不上大学也不要失去爸爸,只要爸爸活着,我和弟弟每次进家门叫爸爸都会有人应一声。”逄环环做出一个令人吃惊的举动,她决定不上大学了,而是要打工挣钱为父亲治病。如今,对于当初放弃上大学机会,逄环环并不感到后悔,她认为只要父亲好好活着比上大学更值得。
“都是我不好,拖累了家庭,也耽搁女儿的学业,我愧对女儿啊。”提起女儿学业,坐在炕上的逄振波哽咽着说,这两年来,他和妻子一直觉得非常愧疚自责,每每想起此事心里也非常难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女儿现在也是一名大学生,正在校园享受着美好的大学生活。

即墨女孩弃上大学打工救父:父亲活着更重要

即墨女孩弃上大学打工救父:父亲活着更重要


  每月只留200多元生活费

在青岛住院60多天后,逄振波病情依然不见好转。2014年9月,在家人陪同下逄振波来到北京,诊断为肉芽肿性血管炎的罕见疾病,最可怕的是这个病贯彻全身牵扯每一个器官。医生告诉他们需要准备几十万的费用,这让一个原本已负债累累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考虑到负担太重,在北京经过10多天治疗后,逄振波就从医院开了一些药回到家里。
就在那时,逄环环的同学已经拿着录取通知书奔赴大学,而她却瞒着老师同学到镇上一家鞋店里打工赚钱。“当时好多刚上大学的同学都打电话询问我大学生活,而我却骗他们说我没考上。”每当挂断电话,逄环环心里非常难受,但她从不抱怨命运的不公。从那之后,逄环环特意减少和同学的联系,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刚开始工作时,过了实习期,逄环环每个月只有2200多元工资,但她平时省吃俭用,每个月都会拿回2000元给父亲治病,只留下200多元做为平时吃饭零用。20岁正值花季,同龄女孩都知道爱美打扮,但逄环环却从来没买过任何一件化妆品,她和弟弟的新衣服也都是亲戚给买的。
为治病欠下20多万元外债
旧债未还又添新债,一家人的生活总是入不敷出。逄振波得病两年多来,每年都要定期到北京的医院进行检查拿药,现在家里已经欠下外债20多万,对这个贫困的农村家庭来说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全家的生活重担几乎都落在逄环环一人的肩上,后期巨额医疗费和外债压的一家人喘不过气来。今年4月,为了减轻生活压力,逄环环的母亲也到村里的一家小工厂打工,但每月也只有1000多元工资,相比高昂的治疗费无疑杯水车薪。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爸爸能够早日康复,一家人能够永远在一起。”逄环环说,现在父亲视力模糊、双脚发麻最多能站立十多分钟,身体偶尔还发烧。现在每天都靠药物支持,还要定期去北京治疗,每次去医院时家里连药钱都凑不齐,但她从未想过要放弃,只要有一丝希望她就会坚持下去。“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这病长在我身上,让我替爸爸受苦受难。”
“这个孩子非常孝顺懂事,这几年也非常不容易,年纪轻轻就扛起一个家我们看着也心疼。”邻居孟翔飞说,逄环环放弃上大学机会,打工挣钱给父亲治病的行为也让左邻右舍也为之动容。有时候,邻居们也会帮她们一家分担一些农活,做了好吃的也会给送去一些,也希望她们一家的生活早日好起来。
齐鲁晚报 齐鲁壹点记者 宋祖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