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社区

搜索

作品个性与阅读理由

[复制链接]
含笑九拳 发表于 2017-1-20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含笑九拳 2017-1-20 19:33 3971 0 显示全部楼层
个性是人们在生产、生活实践中经常的、带有一定倾向性的个体心理特征,是一个人区别于其他人的精神面貌,由于这种倾向的个性特征比较鲜明、独特,往往容易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个性化则是在大众化的基础上增加独特、另类、拥有自己特质的需要,打造独具一格、别开生面、与众不同的效果。   

  文学作品个性是指贯穿或蕴涵于全文的深邃思想内涵、机敏思维方式、独特表达技巧、生动语言风格等特点,是作家的禀赋天性、性格气质、艺术素养、审美趣味、价值取向,理想追求等个体的特征在作品中的一种奇特而鲜明的表现,是一个作家区别于其他作家的标志,是作品和作家走入读者的自然理由。   

  成功的文学作品是作家个性的自我表现,是个体生命在作家心灵熔炉中的显形。作家与世界相遇,个体的差异性又使他们对世界的感受千差万别,并由此形成他们的个人经验,因而作家创造作品时的世界是独属于他们自己的艺术世界,即一个作家一个世界。个性化创作意味着个体生命的全面洞开,是文学作品艺术魅力的根本和源泉。而个性的消弥不仅降低文学作品的艺术质量,严重时还可能造成文学生命的泯灭。   

  国际关系学院中文系教授郭小聪《路遥的诗意》说:“有一家青年报做了调查,结果发现很多青年人,仍然把《人生》和《平凡的世界》列为对他们人生影响最大的文学作品。而且呢,这一切都是悄悄发生的,既没有组织,也没有炒作,它似乎又一次证明了一个道理,就是真正的敬意总是起自于默默的阅读。奇怪的就是,为什么路遥作品中那些穿着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衣服,说着那个时代特有语言的人物,却能打动今天的年轻人。”   

  路遥始终认定自己是“身上长了些小白点如何诊治农民血统的儿子”,是“既带着‘农村味’又带着‘城市味’的人”,坚信“人生的最大的幸福也许在于创作的过程,而不在于那个结果”,认为“只有在无比沉重的劳动中,人才活得更为充实”。他始终以植根于内心的故乡情结和生命的沉重感去感受生活,以陕北大地作为一个沉浮在他心里的永恒诗意象征,每当他的创作进入低谷时,他都是一个人独自去陕北故乡的“毛乌素沙漠”,在那里审视自己,观照社会。   

  中篇小说《人生》通过高加林和刘巧珍的爱情悲剧充送着一种对于变革现实的热烈期待和深情呼唤,即要避免象高加林和刘巧珍那样的生活悲剧重演,要在文明与愚昧的冲突中正视民族文化心理的衍变。这是一场极其复杂而又令人思绪纷坛的人生悲剧,但在复杂的悲剧表象下却隐约地透出生活的某种确定性。悲剧所具有的审美属性,正是《人生》具有持久艺术魅力的原因之一。作品对城乡交叉地带的细致描写使其洋溢着浓厚的黄土气息,对困苦中的情与爱的感受和表现完全遵循民族传统的道德观念,底层劳动者的人格美、人物身上潜在的传统关系感人肺腑。表面上,路遥似乎在带领我们观察一座座陕北农村的现实村落和客观生活,实际上是在引导我们去体验隐藏在这些善良的普通民众身上的伟大情感和优良品德,肯定了传统美德为行为准则而不断进取的追求意识和奋斗精神。   

  与《人生》相比,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更具人性高度。小说以孙少安、孙少平两兄弟为中心,通过复杂的矛盾纠葛,刻画了当时社会各阶层众多普通人的形象。劳动与爱情、挫折与追求、痛苦与欢乐、日常生活与巨大社会冲突纷繁地交织在一起,深刻地展示了普通人在大时代历史进程中所走过的艰难曲折的道路。主人公孙少安、孙少平是挣扎在贫困线上的青年人,他们自强不息,依靠自己的顽强毅力与命运抗争,追求自我道德完善的故事构成了中国社会普通人人生奋斗的两极经验。作者对作品中的人物寄予了同情心,对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方式给予了极大的尊重和认同,传达出一种温暖的人性情怀。   

  把生活的苦难、残酷和卑微描写出来,这并不是不是路遥的特色,因为几乎所有作家都会这样。以一种诗意的态度把年轻人的贫穷和窘迫写得如此无辜、纯洁甚至可爱,才是路遥的不同凡响之处、路遥作品的独特个性所在。   

  在灿若繁星的中国现代散文作家群中,沈从文的散文以其丰厚的本土性、浓重的民族色彩显示出他独特的审美眼光与艺术创造力。熔游记、散文、小说于一炉的沈从文式散文,字里行间总是诗情汩汩,荡漾着浓郁的人性美。情感深沉丰厚,又蕴含着淡淡的孤独悲哀。语言朴素自然,却又含蓄隽永。在《湘行散记》里,他将散乱的生活素材凝聚成有机的艺术整体,向人们展示了美的人、美的事、美的景、美的情交织的奇妙艺术世界,既朴素平淡、纯任自然,又清逸灵秀、柔美抒情,因而无论思想、内容、结构还是表达,沈从文散文都洋溢着独特个性的魅力。   

  美国传奇女诗人艾米丽?狄金森生前喜欢穿着黑色长袍,挎着蓝子,在自家花园里伺候玫瑰花。她的人生经历很简单,唯一和邂遇的律师有过一段短暂的恋爱,最后无疾而终。她死后,人们在整理她遗物时,才发现她在空白纸上和报纸空白处写下了大量诗歌。对生活的讯问,对情感的呵护,对人生的疑惑,使她笔端下的玫瑰带着腥红的鲜血。一个孤独的身影,却有深沉的灵魂,艾米丽?狄金森及其诗作因其个性而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于湖北女诗人余秀华而言,诗歌是她的信仰,为她在文学的王国里支撑起洒满阳光的心灵院墙。她的诗歌视觉独特,语言奇幻,诗作色彩涂满了人生画布。她内心深处种着一株株诗意的幽兰,以文字的余香赠予试图沾染她气息的万千读者。读她的诗歌,读到的不是诗歌散发的魅力,而是感受到穿透我们每一寸肌肤的心灵力量。余秀华说她不关心人类之类的大问题,只管自己过日子。这话听起来大逆不道,但因为她认真生活,忠于自己的内心,听从内心的召唤而写作,所以写出了打动读者的诗作。一名身体残疾的乡村妇女,其诗作能蹿红并激活沉寂已久的中国诗坛,作品个性不容小觑。   

  余秋雨说:“背上长白斑该如何调养阅读的最大理由是想摆脱平庸。一个人如果在青年时期就开始平庸,那么今后要摆脱平庸就十分困难。”虽然,人们有一千个阅读的理由,或者说阅读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根本不需要理由,但阅读归根结底是个人的事,读者只有发自内心地投入阅读,并使之成为一种生活习惯,才可能实现提升个人素养、养成高贵人生观和高雅处世观的愿景。因为在现代社会,人们完全可以通过获取互联网资讯拓展知识面,哪怕不懂外语也不要紧,翻译过来的文字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含笑九拳当前离线
高级会员

查看:3971 | 回复: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