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走近崇高的灵魂

[复制链接]

54

主题

27

帖子

68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84
发表于 2017-2-11 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端午节期间,我精读了屈原最重要的代表作《离骚》(《楚辞》(山西古籍出版社))。除此,还参阅了一些相关的书籍。我细细地品读和谛听着屈子的叩问与行吟,心中充满崇仰和虔敬。我觉得端午节不能没有屈原。屈原忠于内心的理想和信念,并为之而上下求索的精神,对于眼下物欲横流、信仰缺失的当今社会,则显得弥足珍贵。   

  《离骚》的题旨,司马迁解释为“离忧”(《史记?屈原贾生列传》);班固的解释则更明确,释“离”为“罹”,“离骚”为“遭忧作辞”(《离骚赞序》)。王逸则说:“离,别也;骚,愁也”(《离骚经序》)。这两种说法均有共通之处。   

  这首抒情长诗作于屈原在政治上遭受严重挫折之后,面临个人与王朝的双重困厄,抒写了诗人的身世、抱负和不幸遭遇,表达他对于过去和未来的思考与追索。《离骚》既是带有浓郁政治色彩的文学作品,同时也是充满个性色彩和自传性质的抒情长诗,是一部崇高而忧伤的灵魂自传。   

  通过反复品读屈原的《离骚》,我感受到来自诗人身上的一种巨大的矛盾和张力。那是一个人现实身份和内心世界的巨大反差。一个充满矛盾的人。既淳朴又浪漫,既哀怨又独立,既脆弱又雄奇……充满矛盾和疏离。一个至为清澈和修美,同时又始终忧伤和徘徊的孤独灵魂。即便在遭遇长期流放的困厄和绝境中,他依然不悔初衷,并在冥想中淡忘烦忧,寻找寄托。   

  “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汨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   

  他是大自然最为天真烂漫的赤子。他的身上缀满鲜花,披挂香草,散发出江离(川芎)、白芷和秋兰迷人而又幽邃的清芬。早晨,他去山坡上采摘木兰树。黄昏,他又于泽畔采撷宿莽草。这两种草木,前者去皮不死,后者经冬不死。此皆香而不变者,绚美又坚韧,故用以修身和自况。他愿意与大自然最为清新美丽,并且始终保持坚韧、吐露芬芳的生命紧紧相依,融为一体。他对大自然的一花一叶、一草一木满怀怜惜、热忱,以及纤纤之心。诗行中表现出的奇特的象征和比喻,流露出一种超凡绝俗白斑的危害严不严重的美与神秘感,同时也折射出诗人内心世界的粹美和清澈。   

  他又是一个修美的伟男,目光长远、雄心万丈的政治家。在现实中,他是楚王朝的同姓贵族,曾任楚怀王的左徒。据司马迁在《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记载,屈原“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候。”他曾经是楚王朝叱咤风云的重要政治人物。他主张举贤授能、修明法度,愿作骐骥驰骋千里,为国君“道夫先路”。这既是他作为一个有所作为的男人和政治家的雄心和抱负,同时又是他理想主义的人格特质所决定。从而使他对于现实,每每有意或无意地,会陷于某种难以自抑的寄托或者是期待。即便在现实生活中,漫长的政治生涯、铁与血的残酷斗争,以及日常事务中无法归避的繁琐和枯燥,甚至是不堪忍受的浊俗,都无法改变诗人至为修美和纯洁的本性。这是一个人至纯至美的内在质地,也是一个人生命的本色。   

  大自然的淳朴与宁静,大自然的鲜花、香草,本身都充满性灵,能起到润泽和抚慰心灵的神奇效果。一边是芬芳的自然,一边是铁血的政治,从而折射出一个人现实身份和内心世界的巨大反差、矛盾与张力;从中也呈现出一种立体而又完善的人性:既淳朴又浪漫,既依附又独立,既柔美又雄奇……这种人性的力量,既矛盾又统一,看似相反,实则相成。想起中国的一句成语:“心中猛虎,细嗅蔷薇”。正是这种人性的魅力,使得诗人常常在哀怨和愤闷中寻求寄托,培植希望,发出长吟。   

  “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冀枝叶之峻茂兮,原俟时乎吾将刈。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凭不厌乎求索。羌内恕己以量人兮,各兴心而嫉妒。忽驰骛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   

  他是一个在内心里栽种了九畹春兰和百亩蕙草,又分垄栽培了留夷和揭车,并套种了杜衡和芳芷的人。这固然是一种象征和比喻,寓寄人材的培养与高洁的品格;这同时也是诗人志趣和天性的一种写照。   

  他也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禀赋和喜好,相对周遭这个浊俗不堪的现实世界,是多么地格格不入。与诗人至纯至美的内心世界相对照的,竟是“党人”的贪婪和钻营,是对别人的猜忌和嫉妒,是勾心斗角与争权逐利。而这些人当中,有些曾与诗人声气相投,如今竟也纷纷转向,随波逐流,同流合污,诚如诗中所写的“哀众芳之芜秽”;连同诗人始终效忠的楚怀王,他的昏聩和反复无常,诗中写道“伤灵修之数化”,这更让诗人感到痛心疾首。   

  世俗的人性难以容下一个理想主义者。这种理想主义的情结和人格特质,以及性格里的真率和执拗,从诗行中反复出现的众多的鲜花、香草、琼佩、美人、前圣等意象而得以体现。这些至纯至美的品质,相对于现实的艰险和残酷,终是脆弱的、易受攻击和难以持久的。然而,这又是一个人的本性所使然,注定很难改变。   

  作为一个入世者,屈原在政治上受儒家明君贤臣的影响较多。他想着古代的圣贤,心里充满美政的理想。他愿做君王的先导,为楚王朝绘制政治的蓝图;而作为一个出世者,他又是一个醉心于自然之美的本真的赤子。他的性格里充满了天真烂漫的想像和诗性,即便处于长期流亡的孤立和困厄中,他依然不悔初衷。他不肯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叛逆精神,以及强烈的自我意识,这些却与儒家所提倡的“中庸”截然不同。他与众不同的性格和禀赋,注定充满了矛盾与疏离,同时也注定了他的孤独和创痛。   

  长诗的后半部分由回忆现实而转为冥想和寄托。诗人通过大量的历史故事和神话传说,通过纷至沓来的雄奇瑰丽的幻想,展示了内心深处的矛盾和激辩,以及对未来前途的追索。   

  无论是他与“女嬃”的激辩,还是他在冥想中驱使神灵、上下求索,连同他的“求女”与“占卦”,这些冥想中的场景,其实是诗人的一种潜意识的语言,是一种更为真实而潜隐的自慰,从中折射出诗人灵魂深处深重的创伤和无处安放的孤独。   

  “饮余马於咸池兮,总余辔乎扶桑。折若木以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